雖然不知道你會不會看到,不過還是希望有一天,不管是什麼時候,你能夠耐心的堅持著把這篇凌亂的文字一句一句看完,那些有關你的我的夢!或許,你永遠也不會知道吧。我也不知道我還能夠記得多久,但是,寫下來了,我就不想再記下去了,有些東西,放在心底,即使只是一個小小的,暗無天日的角落,也是很累的。而我,不想再長長久久的這樣下去了。很多東西,就如你發黃的照片,開始變得模糊。
    
    等了好久,你終於淡淡的笑著點頭,答應做我的男朋友,我激動的扔下手中的包,一把把你抱住,心中那個福祉,就像在沙漠中長途旅行了很久的人,看見了渴望很久的清泉。那一刻,天是藍色的,陽光是金黃的,樹是碧綠的,花是五顏六色的,風和煦的輕撫我的面頰,連每一個從我身邊走過的人臉上都帶著祝福的笑意。
    我從來不敢想像,你會等我一起放學回家,是已,在快要放學的時候,我第一次覺得那短短的幾分鐘是那麼漫長,台上的老師我第一次對他產生厭倦,我的心已經飛出這壓抑的空間,停留在你必經的路途,等待你的經過。我萬萬不敢想像要你在教室門口等我的場景,可是,當我罔顧別人詫異的目光,迫不及待的出門時,我看見你俊美欣長的身影優雅的斜依在門邊,嘴邊沁著淡淡的福祉的笑──謙謙君子,溫潤如玉。你拿過我的包,伸出手握住我的,我們相視而笑。
    突變來的很快,出門才發現天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變了,有雨從天頂密密的砸下來,表哥自外地回來,在校門處等我一起回家。我鬆開你的手向哥哥走去,我只是想對他說我不和他一起回家,我只是想對他說有你陪我回家,我只是想對他說聲抱歉。表哥了然的笑著走了,我回頭卻失去了你的蹤影,我焦急的四處張望,你不會丟下我一個人走開的,你一定就在附近。可是,四周除了來來往往的行人,我到處都沒有找到你的身影,你去了那裡?像心中缺少了一塊,疼痛無法抑制的從整個肉身漫延至靈魂,本就不是放晴的天,此刻更像是一張令人窒息的黑幕,沉重的自上壓下來。
    喜悅來的那麼突然。我在橋下找到你,你冷冷的看著我。心冷了大半。我流著淚輕輕的問你,為什麼?其實我害怕聽見你的回答,我怕你說你不要我,我怕你說你答應我只是同情我,我怕你說你不想再這樣下去。你卻回答說,丫頭,我也會吃醋,不管那個男人是你的什麼哥哥,我也會吃醋。我突然覺得雨天其實並不怎么令人難以呼吸,反而純淨的可愛。就像我也會吃你母親的醋嗎?你把我緊緊的摟進懷裡,傻丫頭﹗
    你在笑什麼?母親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我睜開眼,這才發現原來只是一場夢。心底難免失望。很久很久都沒有再想起你,我以為已經忘了你了,一場夢卻勾起了所有有關你的回憶。
    記得那時你還是英語課代表,有一次小測試,全班做的都不好,Miss李很生氣。“明天重考﹗拿回去自己好好改了記下來。”可是,第二天的測試我依舊做的很差。Miss李把我叫到講台上,用很嚴厲的語氣對我說︰“你就這樣學習英語的啊?你看看你的同學,他們哪一個不是九十分以上?……”Miss李把我說的無地自容,恨不得殺了英語解解恨。或許那時我那種心情,就像現下他們說的︰等中國成為世界強國了,讓外國人學中文,文言文太簡單了,考試考楚辭,一片龜甲,一只小斧,寫甲骨文。
    回到座位上,沒有人理我,除了你。你從前面轉過身,看著我說︰“你恨Miss李,還是對我不高興?”你的眼睛很澄澈,亮亮的,黑黑的,像一口深邃的井。然而卻是非常真誠的。我感動的看著你的眼睛,有那麼一刻竟不敢直視,我怕自己會沈溺,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沈溺。
    後來很久都想要找你問清楚,當時,你為什麼會那樣說,然而,直到現下,我都沒有問過你。
    自認識你以來,你有五次進入我夢中,仍能夠清晰記得的還有另外兩個夢。第一次夢見你,你約我周三出去玩,而我扭頭答應了堂哥的邀請。後來有人約我周三去幫老師批改試卷,你不在受約範圍。第三次夢見你,是你受不了相親之苦,和我約法三章成親。而那次的夢中,我已然是別人的妻子。福祉是不是真的如同夢中的預言,和我往往擦肩?
    初三那年,你值日,教室裡也只剩下你我和老黎,也不知道你現下還記不記得那個花一般燦爛的女子。當時我叫“老黎”,你猛的抬起頭,滿臉疑惑的看著我,“什麼事?”頗為尷尬。那時我們三都騎車回家,你總在前面擋住我們的路,或在後面猛追,那時你臉上總是燦若朝霞的笑,滿滿的,塞滿了福祉。畢業後看見你多次,卻再沒有看見那樣明媚的笑顏。那時,你會在騎車經過我身邊是慢下來,扭捏的說︰“還不快走,要遲到了﹗”你會耐心的為我講解難懂的幾何。
    國中之後的三年時間,我們在校園裡相遇,擦肩。事隔多年,我還能夠想起你的眉眼,你暖暖的胸膛,還有那次我們見面的相顧無言。或許你已經忘了,我也以為我已經忘了,為了你而寫下的那滿滿的筆記卻在嘲笑我曾經的那份痴戀。那時去辦公室交作業也要拐個彎,從你的教室前經過,看看你在做什麼。有些東西,我是想過要遺棄,卻是那麼難以舍棄。有些無奈。然而你都不會知道了。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09年的六月,和你在QQ 上聊天,我告訴你說有人說你是冷血動物,你問我相不相信,或許你真的不知道這句話對一個愛慕(有時我想,那應該是愛慕吧,即使我只說對你有好感;有時卻又覺得那不同於愛)你的女子來說意味著什麼。我見過你對你妹妹的情意,我怎么會相信?從來我就沒有認為你是一個冷血的人,若是冷血,怎會有那樣燦爛的笑?若是冷血,怎會有那樣受傷的表情?接下來卻是讓人傷心的對話。你問我知不知道另一個同學的聯繫模式,當我看見這句話時,不管你本意如何,我的心已然傷了,冷了。曾經有人對我說你是喜歡那個同學的,我以為他只是在開玩笑。現下想想,也許他說的就是真的,只是我自欺欺人的不願意去相信。
    多少次示意,你卻都裝著不懂,或者你是真的不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夠這樣堅持下去,因為這真的不是一件很福祉的事。那次是真的累了,心底滿滿的都是疲倦。我讓你去聽聽《記得要忘記》,你很發火的說︰你有病啊?不要來打擾我的生活﹗如果之前心還只是傷了,這次就是真的碎了,我感覺自己像是墜入了冰海,哭喊不出來,淚水卻順著眼角不停的流下,沾濕了枕角。是的,我有病,我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症,放心,不會再來打擾你了﹗我點擊了發送,然後退出,將你的電話和QQ刪除。
    可是,同學一場,豈是說全斷了就能夠斷的嗎?校友裡有你的身影,郵箱和家園裡還有你的名,往往讓我不經意的看見,然後想起。只得長時間的不去上網,不去留意你的消息。
    我以為我已經忘記了,看著身邊一個比一個優秀的青年男子,和他們談笑,喝一杯一杯的金黃色的或是深褐色的酒,啤酒的味道實在不怎么樣,但就是這一點點歡愉,我怎能不緊緊抓住?當我的目光追隨別的男子時,是不是,就已經把你留在過去了?
    可是,一個夢,僅僅是一個夢,你又控制了我所有的情緒,這是誰都沒有辦法做到的事。原來,我還是忘不了你。只是把你深埋在心底,然後欺騙別人,也欺騙自己。連我都不知道,論外貌,終有老去的一天,比你帥氣的人也多了去了,比你有能力的人也多了去了,比你努力的人也有不少,甚至你的性格還沒有別人好,我為什麼就只對你戀戀不忘?你是蠱嗎?不然為什麼優秀的人那麼多,卻只有你一個是我心中的玉蘭花,別人都成了那不需要和你長在一起的綠葉?

    福祉是童年外婆水煮魚的味道
    已經嘗不到
    卻怎么都忘不了
    苦苦的尋找
    卻一次比一次抓不牢
    眼睜睜看她從手中溜掉
    黑啤酒的味道
    實在不怎么好
    醉不倒
    又該怎么避開紅塵的紛紛擾擾
    去夢中逍遙
    如果能逃
    會不會在情網中拼命的跑
    逃出情海放肆的笑
    或者我應該很驕傲
    沒有誰會是誰的依靠
    時間沒有總停在悲傷的那一秒
    我曾經愛過的那個男孩,如今的你,可還好?

讓男人又愛又怕星女 走在回憶的隧道裡 平凡的我 印尼議員因在國會用平板機偷看A片辭職 美國女子自潑硫酸毀容欲騙錢認罪暫免監禁 那條巷子,那些人家 晚昏墜夜墨四方 停留在心口 愛與生活 食花 人生修行之路 恰似一江春水湧心頭 但願學會遺忘 孤月 傷疤回憶 有些風景 這樣也很好 開始安靜的旅行 日官房長官枝野幸男:日本政府不存在瞞報 外媒:中國反艦導彈質量無法與西方產品相比 收穫人生的天倫之樂

創作者介紹

雪纖瘦黑店謠言請停止,投訴那些虛假流言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