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走下村口的土坡,走過佈滿鵝卵石的河灘,走過淙淙小溪,走上高高的河對岸,從彎曲的田埂走向緩緩的山岡,我依然可以感覺到,綠樹村邊合處,母親的目光。其實,我原本不知道當我走出去兩里地遠的時候,母親仍然佇立在村口眺望。是再次從學校回家的時候才知道的,母親問我:“怎麼走了另一條道了呢,那條小路很難走的。”我詫異,繼而有點心酸,有點溫暖,只說:“那條道兒近一點啊。”

彼時,懵懂的我,並不知道複雜的世界在遠方,只快樂地以簡單去抵擋紛繁。無知所以無畏,卻不知,當我看似成熟的身影漸漸走遠變得如蟻般微小的時候,母親心中,牽掛被拉得好長好長。

許多年以後,想起這個片斷,仍覺心酸和溫暖。如我的小詩中所寫:
  
微笑著不再回頭
  
但我知道
  
我飄忽的長發
  
牽著媽媽的目光
  
心系在媽媽的心上啊
  
緊緊的
  
我感到一陣灼痛
  
風不再
  
雨不再
  
我柔柔的長發
  
繫著媽媽的目光

一直,未曾聽說過關於我出生的任何逸事,這於我,不免是個遺憾。我甚至不知道我出生的時辰,不知道我出生的那天,是晴還是陰,是否有雨有風。想問,卻終究害怕問起,怕紛繁的生活早已模糊了母親的記憶,如果那樣,豈不是更加失望。不如不問,尚且還有一點幻想,幻想母親是一定記得的,也算是一種慰藉吧。
  
不問,卻不代表可以不想。想過,我出生的時候有多醜,哭聲是否響亮。是否,亦有一隻喜鵲在庭院梧桐樹的枝頭嘰嘰喳喳鴰噪不停。出生的日子,生活會有暫時的溫飽是一定的,因為那是個收穫的季節;奇醜無比也是一定的,因為兩歲時愛女如命的遠房姑姑尚且不肯收了我去。
  
一直,有關於身體孱弱的記憶。記憶中,大家對我的弱不禁風似乎並不為意,只輕描淡寫地說:“喝些補鐵口服液就會好的。”當時,總是無奈地按時吞嚥著那難以下嚥的帶著濃濃鐵腥味酒紅色粘稠的液體,並不懂,那輕描淡寫中的親情。

好多年過去了,才覺得在物質匱乏的年代、困窘不堪的日子裡,家人能買來如此奢侈的補藥給我喝是多麼的不易。

曾經,為記不清緣由的事情,一個人坐在夾道裡姑姑家門前的台階上生悶氣——那時,也就是剛剛有記憶的樣子吧。下午的庭院暝無人跡(那時是近親幾家人合住一個院子),當母親終於找到我的時候,我能感覺到她的疲憊。母親說找我到村北的河灘上。聽完覺得心中一凜,本來委屈的自己突然覺得做錯了事情:無論如何,我是真的害母親擔心了,母親一定知道她的木訥的小女兒其實骨子裡有多麼倔強。於是不再執拗,不再賭氣,和著淚水默默吃完了母親特意為我做的一大碗麵條,裡面,還臥了一隻荷包蛋。

一直覺得,我不是母親最愛的孩子。我在兄弟姐妹中,不夠漂亮,不夠活潑,不夠靈性,不能言善辯能說會道,不會討家長的歡心。可是後來想,也許我的木訥和乖巧更讓母親心疼也未可知吧。

歲月流逝,逝去了時光,卻沉澱下了親情,沉澱下了關於愛的回憶。原來,家人是愛我的。原來,愛的感知,是需要歲月的沉澱和過濾的。

 

家居設計|backpack|love tudou

回家趣味樂事 如花美眷,敵不過似水流年 畢業幾年後,你是否依然記得..... 江南煙雨 錯過千年,一世長安 枸杞一年四季皆可服用 肌膚也要晨起做運動 留住自己的特色 華山三篇 珍愛生命

創作者介紹

雪纖瘦黑店謠言請停止,投訴那些虛假流言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