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些塵封的往事再度拾起的時候,不管是酸還是甜,都已經流進我們的血脈中。滋潤著日日干涸的心田。

妻,是個典型的農家婦女,說起來你們不信,她隻字不認識。但並不妨礙彼此感情的融洽,隨說不上是相敬如賓,卻也是互相溫存吧,所缺所要,只要一個眼神,都明白是怎麼回事。這其中自然是我跑腿罷了。尤其是妻懷孕之後,她整日里要吃酸的東西,我可忙得不亦樂乎。那份絲絲的甜舒緩的蕩漾在心裡,微微的顫動,佔據了所有的累。有時眉宇間流露出淺淺的疲憊,在妻的面前都淡淡地褪色,還要承受她愛憐般的錘打。哎,男人,經不起折騰的阿斗,醉倒在懷孕的期間。記得有一次買回幾個西紅柿,結果被她數落了好幾回。挨打歸挨打,菜還是要做好的。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