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你會不會看到,不過還是希望有一天,不管是什麼時候,你能夠耐心的堅持著把這篇凌亂的文字一句一句看完,那些有關你的我的夢!或許,你永遠也不會知道吧。我也不知道我還能夠記得多久,但是,寫下來了,我就不想再記下去了,有些東西,放在心底,即使只是一個小小的,暗無天日的角落,也是很累的。而我,不想再長長久久的這樣下去了。很多東西,就如你發黃的照片,開始變得模糊。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忙呀,忙到昏天地暗,日月無光了。呵呵,有點亂。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祖輩們留下的一條小道,也是村莊出入的必經之路。

山路不大、彎彎的、靜靜的、但素樸美麗;也不知盡頭何在,卻寄予代代的期盼。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得幾年前的一天,我把過去的一切全都塵封在心底的那一瞬間心是那樣的痛。

我知道唯有如此我才能重新堅強的站起來,唯有如此我才能心無牽掛的去購置家人的幸福和安康。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秋,就這麼當仁不讓地來了,踏著堅實的腳步。天上的太陽,不再張狂,目光中多了些柔情;耳邊的風,不再似前日那般羞澀,行動中多了份矯健;遠遠近近的樹,綠了枝頭,紅了樹梢;樹上的蟬們,叫聲不再煩躁,漸漸平靜下來。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起風了,沉冬的號角響起。久違的寒,決裂般乾脆的刮來。習慣了深圳的季節裡,早已沒有了春之溫和、秋之爛漫。要么夏天,蝕魂的熱,烈日炎炎;要么冬天,刺骨的寒,冷凍無邊。兩個季節的邊緣,形形色色的人,來了,又去了,匆匆如季節更換。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當我走下村口的土坡,走過佈滿鵝卵石的河灘,走過淙淙小溪,走上高高的河對岸,從彎曲的田埂走向緩緩的山岡,我依然可以感覺到,綠樹村邊合處,母親的目光。其實,我原本不知道當我走出去兩里地遠的時候,母親仍然佇立在村口眺望。是再次從學校回家的時候才知道的,母親問我:“怎麼走了另一條道了呢,那條小路很難走的。”我詫異,繼而有點心酸,有點溫暖,只說:“那條道兒近一點啊。”

彼時,懵懂的我,並不知道複雜的世界在遠方,只快樂地以簡單去抵擋紛繁。無知所以無畏,卻不知,當我看似成熟的身影漸漸走遠變得如蟻般微小的時候,母親心中,牽掛被拉得好長好長。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屈原在民間望著他的楚國
  祀廟荒廢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又是一年五月天。

帶著勞動的歡欣,滿含青春的激情,我們如約走進五月。此時此刻,心中總被一股莫名的情緒所感染,體內總被一種勃發的熱能所灼燒,於是便有了關於五月的遐思與夢想——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一些塵封的往事再度拾起的時候,不管是酸還是甜,都已經流進我們的血脈中。滋潤著日日干涸的心田。

妻,是個典型的農家婦女,說起來你們不信,她隻字不認識。但並不妨礙彼此感情的融洽,隨說不上是相敬如賓,卻也是互相溫存吧,所缺所要,只要一個眼神,都明白是怎麼回事。這其中自然是我跑腿罷了。尤其是妻懷孕之後,她整日里要吃酸的東西,我可忙得不亦樂乎。那份絲絲的甜舒緩的蕩漾在心裡,微微的顫動,佔據了所有的累。有時眉宇間流露出淺淺的疲憊,在妻的面前都淡淡地褪色,還要承受她愛憐般的錘打。哎,男人,經不起折騰的阿斗,醉倒在懷孕的期間。記得有一次買回幾個西紅柿,結果被她數落了好幾回。挨打歸挨打,菜還是要做好的。

雪纖瘦黑店平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